<input id="oyc20"><acronym id="oyc20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oyc20"><strong id="oyc20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oyc20"><u id="oyc20"></u></menu>
  • <object id="oyc20"><u id="oyc20"></u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oyc20"><acronym id="oyc20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oyc20"></menu>

    警惕兼職“溫柔陷阱”

    來源:天成家政資訊  日期:2004-07-27 11:36:00

    暑假到來后,許多留校的大學生又開始四處尋找兼職機會。近日,記者相繼采訪了3所大學的10多名在校大學生,他們分別講述了過去兼職時的被騙經歷。為此,本報提醒--

    “你回家嗎?”“你找到工作了嗎?”7月的大學校園里,這兩句話成了同學們見面時的常用話語。

    在學校食堂、宿舍樓顯眼的墻壁上,張貼著各種招聘小廣告。“有時候在校園里轉一圈就能接到五六張這樣的小廣告,其中有一部分是中介公司、家政服務部提供的。”一個同學告訴記者。

    拖延時間賴賬

    提起兼職,大二女生小A說她肺都快要氣炸了。

    據她介紹,今年4月份,她在一家中介公司交了50元報名費,中介公司給她介紹了一份到餐館洗碗的工作,要求從早上8點工作到晚上8點,一個月200元。小A認為無法接受這樣的工作,而家政服務部認為他們已經為小A介紹過工作了,從那時起至現在,家政服務部都沒有再為小A介紹過其他工作。小A曾多次撥打電話過去詢問,對方稱如果需要介紹工作,需另交介紹費。

    白白辛苦1月多

    小B是大三的女生,提起第一次做兼職就被騙的經歷,她至今仍然記憶猶新:去年暑假,經熟人介紹,她來到一家中介公司做家教。首次見面,中介公司的負責人非常熱情,他們介紹說這里的家教專門給上小學的小孩教授語文、數學、英語,講課1個小時有20元報酬,由他們聯系好小孩和上課的地方,但有個條件,不能與孩子的父母見面。

    小B當時覺得條件不錯,就答應了,并按照中介公司的要求,當場交了50元的報名費。小B要求中介公司開一個收據,但對方說:“我們的收據不在公司,我已經將你的姓名及付款數額全記錄在案了,你放心吧,到月底就可以領工資了。”小B說:“我當時信以為真,就開始給孩子當家教。但到月底后,他們說小孩的父母還沒有付錢,要我放心繼續教學,我又繼續教下去。后來,我終于從家長那里了解到,家長早已經將錢交給中介了,然而,中介的人一直說沒收到。我坐車去要了多次都沒有結果。我打算到有關部門投訴,但我手里又沒有證據。拖到現在,不了了之。”

    中介與用人者演雙簧?

    小C是大二的學生,去年寒假即將到來時,她不打算回家,想找一份兼職工作,在同學的介紹下,她來到一家中介公司。據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介紹,他們那里可以介紹各種各樣的工作,只要交70元的“預定費”,中介就會在一年之內的有效期為你介紹工作。當時,他們鄭重許諾:“我們這里非常講信譽,一定能為你們介紹到合適的工作。”

    小C認為他們的話可信,交了70元錢,并要求介紹一些適合于學生的工作,比如家教等。但奇怪的是,中介開給小C的收據上僅寫著50元,小C立即質問,而收費的工作人員解釋說:“另外20元是手續費。”中介開了一張介紹信給小C,讓她到一家公司去報到。可是,當她根據中介提供的那家公司的地址找到該公司時,負責人卻告訴她,他們的招聘早已結束。

    工作3天被“開排”

    今年3月份,學生小D向昆明市一家政公司支付了80元的中介費,公司答應負責幫她找到稱心如意的工作。小D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家政公司身上。

    一個星期后,經過家政公司的介紹,小D來到一家服裝廠。這家服裝廠稱自己招聘開單員,月薪是800元,包吃包住。小D覺得待遇還可以,就決定應聘。很快,這家服裝廠就通知她去上班。到該服裝廠上班時,有關人員要求小D先付200元的押金,說以后走的時候會退還。小D交了押金后在這里負責開單工作。但不到3天,服裝廠的負責人就說她“開單速度太慢,而且經常開錯單子”,并以此為借口將她辭退了,押金也沒退。小D說當時沒有意識到應該與服裝廠簽訂書面協議,對方也沒有將押金收據給她。

    騙你沒商量

    學生小E認為:作為大學生,我們絕大多數都年滿18歲,應該為家里減輕點負擔。雖然對我們這些涉世不深的大學生來說,掙錢不是首要目的,積累求職經驗和社會實踐經驗才更重要。然而,許多用人單位正是看中了我們的這種心理,將我們當成了廉價勞動力。

    小E告訴記者:“一次我做兼職時,明明談好1個月300元,但是,盡管我踏踏實實地工作,按時上下班,可到了月底,工作單位告訴我說工作中出現了某種失誤,要扣工資,最后,拿到手的工資除去吃飯及往返的車費外所剩無幾。”小E無奈地說:“遇上這種情況,雖然白白辛苦了一個假期,但經驗還是學到了不少,了解到了社會上五花八門的陷阱。”

    被騙的感覺

    學生小F說:“對在校大學生來說,最合適的工作就是做家教,一星期做上兩份家教,而且不影響學習,相對一些跑促銷的同學,清閑得多。另一方面,對于家長們來說,他們也希望替孩子找到好老師來指導學習,而這兩者之間,中介機構起了很好的橋梁作用。然而,‘僧多粥少’,要找一份適合我們做的工作特別難,許多學生只有將希望寄托在中介身上。比如說,中介如果提供一個工作崗位,可能為這個崗位交報名費的人不少于20人,但中介公司并不說明這種狀況,而是不斷鄭重地向前來咨詢的同學承諾:‘放心吧,我們一定能為你介紹到工作。’但交了報名費以后,最操心的不是中介,而是學生。打了10來個電話、跑了幾個來回,有時假期過完了,中介公司還沒有為我們介紹到一個合適的工作。我們所有的花費都來自父母,本打算交了報名費后,一個假期能夠賺回來,可最后卻血本無歸。整個假期不能回家,還惹得家人替我們擔心。”

    受騙也無奈

    學生小G對大學生在兼職時受騙談了一些看法,她認為,這是一個怪圈,她曾聽說過許多同學在兼職時因為沒有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協議,當拿不到工資或交了押金退不回來時,卻無法進行投訴。大家都意識到做兼職時存在這樣那樣的陷阱,然而,卻不停地有學生受騙。

    兼職的學生想找一份工作非常不容易,而有的用人單位正好借此來要挾我們,當我們要求簽訂勞動協議時,對方認為兼職是一個短期行為,根本不打算與我們簽,并且還威脅說:“你不想要這份工作就算了,反正有許多學生還等著做呢。”為了得到這份工作,學生只有接受了。大家形成不了一種自我保護的氛圍,總有即使不簽任何書面協議也愿意做兼職的同學。所以,這些騙局總是換湯不換藥地在不同的同學身上重演。

    要有自我保護意識

    那么,做兼職的大學生要如何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呢?為此,記者采訪了一些相關部門。

    勞動監督部門的一位負責人提醒打算做兼職的大學生:要有自我保護意識,空口無憑,手中要存有一定的有效字據。到職介所報名時,要先看他們是否有《勞動執法年度審查合格證》、《職業介紹許可證》、《營業執照》等相關證件。交報名費時,一定要請對方開發票或有效收據。學生的兼職屬于短期行為,一般用人單位不會與學生簽訂正式合同,但工作之前,學生一定要與工作方簽訂臨時務工協議。另外,根據相關規定,除了一些特殊行業外,用人單位不允許收取押金。(完)(錢英 蔣瓊波)

    您的預約信息已經成功提交,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

    感謝您選擇我們!

    Thank you for choosing us
    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